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 上海物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 上海物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和影帝隐婚两年后,他朝我撒娇,“老婆,我们公开好不好~”
热点资讯

上海物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和影帝隐婚两年后,他朝我撒娇,“老婆,我们公开好不好~”

发布日期:2024-06-18 08:41    点击次数:194

综艺结束后,导演照例询问我们几个飞行嘉宾对彼此的印象。

我看了眼陆影帝淡淡开口:“不熟,他太高冷了!”

陆影帝微微勾唇,反问道:“咱俩不熟怎么连娃都有了?”

下一秒,热搜炸了,我也跟着火了!

1

生娃后复出,我接了一档综艺。

当我的名字出现在节目组官方微博的邀约名单里时,很多网友都表示很惊讶。

因为我出道十年来,从未参加过任何综艺。

当然了,这和我的人设有关。

我出道十年,只演一种类型的角色,那就是恶毒女二。

不管是言情偶像剧,还是古代权谋剧,再或者是仙侠和谍战,我的角色永远都是为爱冲锋,胡搅蛮缠,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二。

对此,很多网友都在说我这是本色出演,还有说我不是在演恶毒女二,就是在去演恶毒女二的路上。

或许是我演的太好了,导致网友一看到我,就代入到角色里骂我。

甚至我回老家买菜被认出来,买菜阿姨都不愿意卖给我了。

对此我表示无所谓,只要有戏拍,只要有钱赚,这些都不是事。

而我参加的这档综艺叫《向前冲》,是当下热度最高的一档游戏类综艺。

采用的全程直播的方式,比以往录播的综艺模式要大胆很多,所以热度很高。

节目组邀请了四个人,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歌手江屿,一个流量小花林漾漾。

最后一个没宣布,说是什么神秘嘉宾,直接把所有人的期待值拉满了。

当我到节目现场的时候,几位常驻嘉宾已经在等我们了。

一看到我,弹幕又开始疯狂叫嚣:

"真晦气,她真的来了,我还以为她退圈了呢。"

"楼上+1,两年多没动静,我也以为她退圈了呢。"

"人家是明星,一年赚的钱可能比你一辈子赚的都多,人家想躺平就躺平。"

……

我瞥了眼弹幕没理会,这都在我的意料之中。

和几人打了招呼后,便坐下等其他人的出现。

没几分钟又来了一个人,是歌手江屿。

我和江屿也算认识,之前合作过一首歌,是我当时那部剧的片尾曲。

江屿和几位常驻嘉宾打了招呼后,便直接坐在了我身边。

看到这一幕,弹幕又炸了:

"啊啊啊,江屿哥哥你离她远点啊,小心她背刺你。"

"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她抓住了,是的话你眨眨眼,我们来救你。"

我俩聊的正嗨,压根没管弹幕的情况。

突然,门口传来一声温柔的问候。

“哈喽!”

众人纷纷抬头,看到来人我后也是微微一怔。

2

来人正是最近势头很猛的流量小花林漾漾,我和她也是老相识。

我和林漾漾之前合作过一部现代剧,我是恶毒女二,她是柔弱小白花女主。

就是那个走两步摔一跤,直接扑进男主怀里,端着咖啡往男主身上泼的女主。

而我是男主的未婚妻,所以不免和林漾漾有对手戏。

本来还好好的,但在一场扇巴掌的戏后,林漾漾突然就背后开始明里暗里挤兑我了。

那场戏是我警告她离男主远一点,然后动手打了她。

我当时觉得我也没用多少力气,可是她立马就哭了,而且不是剧本里描写的那种小声默默的抽泣,是放声痛哭。

好像我那一巴掌是如来神掌似的,可以直接要她的半条命。

所以从那以后,她每次见到我,都没给过我好脸色。

而且她还让她背后的金主出手,把我的戏份删了好多。

对此我只能表示:有后台真好!

但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,你删戏我少拍,钱一分不少,对我没多大的影响。

林漾漾一出现,她的粉丝瞬间把弹幕区霸占了:

"啊啊啊,漾漾好漂亮。"

"漾漾来嘴一个,一个不够就来两。"

林漾漾和众人打招呼后,又对着镜头甜甜一笑。

这一下又是击中了不少粉丝的心巴,弹幕又是一阵夸赞。

她转头看到我后,立马换上笑脸朝我走来。

“优优姐,好久不见啊,你最近好吗?”

我笑着附和,“我挺好的,你呢?”

林漾漾浅笑着应了声,“我也不错,每天过的很充实。”

然后开始噼里啪啦的讲她一天做什么,从几点起床讲到她晚上几点睡觉。

我全程笑着,除了最后一句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外,其他的我都没听进去。

果然,因为林漾漾的话,她的粉丝又霸占了弹幕区。

除了心疼她,让她好好休息,就是夸赞她勤劳刻苦,努力上进的话。

如果还有其他的言论,那应该都是骂我的。

看我不说话,林漾漾也很识趣没再搭理我,转头和旁边的江屿聊了起来。

我全程放空,在想那个神秘嘉宾会是谁?

正在我心中忍不住猜测的时候,嘉宾室的门开了。

看到来人后,我瞬间愣在原地。

来人正在我隐婚两年多的老公,也是前两天官宣当爹的影帝陆文修。

看到陆文修后,再场的几位嘉宾齐齐起身和陆文修打招呼。

没办法,毕竟陆文修的名气太大了。

陆文修是童星出道,二十二岁就拿到了影帝的称号。

而现在的他才不过二十五岁,已经是圈里前辈级别的人物了。

而随着陆文修出场,弹幕区再次炸了,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上面的内容。

“大家好,我是陆文修,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完成这场游戏。”

林漾漾第一个上前回应,一把拉住陆文修的手说道:“师兄好久不见啊,这次可别让我为你挡枪了。”

对的,陆文修和林漾漾以前合作过一部仙侠题材的剧。

陆文修自然是男主,而林漾漾饰演的是男主的小师妹,爱慕男主又不敢说,出场没多久就为了保护被偷袭的男主死了。

她到死都没有说出那句:“师兄,我喜欢你。”

而是在最后,一切尘埃落定后,别人告诉男主小师妹喜欢他,男主也只是嗯了声便没了下文。

陆文修微微颔首嗯了声,算是应下了林漾漾的话。

林漾漾也早就和经纪人那边交代好了,把陆文修为她而来的词条慢慢推上了热搜。

弹幕区也再次热闹了起来:

"陆文修肯定是为了我家漾漾来这个综艺的,别忘了他以前可是从来不参加综艺的,这次也不可能是心血来潮。"

"我也这样觉得,感觉陆文修刚才看林漾漾的眼神好宠溺,又不敢多表露什么,真的很难不磕啊。"

"照你们这么说,那前几天陆文修官宣当爸,林漾漾就是孩子的妈咯?这不可能吧,她一直活跃在大众视线里,那有时间怀孕生孩子啊?"

因为这条弹幕,两家的粉丝又吵了起来,但也有不少两人的CP粉再默默的磕糖。

我直勾勾的盯着陆文修,恨不得用眼神戳死他。

上次自爆当爸的事情就没和我商量,现在又直接跑到综艺上来,我十分不理解他到底想做什么。

或许是我的目光太灼热,陆文修转头朝我看来,笑着问道:“何老师,好久不见。”

屁啊,昨天才见过。

但面子上我还是笑着附和:“陆老师好。”

在场的都是人精,瞬间抓到了我和陆文修之间怪异的气氛。

“你们认识?”旁人的人问道。

我刚想说不认识,陆文修立马接话:“对,之前原本有个戏是与何老师有合作,但后面何老师那边不方便,就没成功。”

这话就是变相的说我曾经拒绝过陆文修的合作邀约。

玛德,这家伙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。

现在不用看都知道弹幕把我骂成翔了。

无非就是说我不知好歹,说我没眼光啥的。

毕竟能和陆文修合作,后期带来的热度肯定不小。

我正想着如何回答时,陆文修再次开口:“不过没关系,下次有新的合作,我再找何老师,希望何老师能赏脸。”

打个巴掌给颗甜枣?

这陆文修是什么操作?

但现在我也只能笑着应下。

"怎么回事?我感觉陆文修和何优优之间好像怪怪的?"

"我也这样觉得,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"

"楼上的,见不得人这个形容词可真是妙啊。"

……

3

我和陆文修的相识真的可以用狗血来形容。

我们第一次相遇就是在酒店的床上,没记错我是一部剧杀青后庆祝喝多了。

而陆文修好像是被什么人下了药,在躲避别人的时候闯到了我的房间。

意乱情迷的我,和失去理智的他,然后我们就不可描述了。

所以第二天一睁眼,看到我身边躺着一个男人的瞬间,我就懵了。

好在我喝多了不是彻底断片的那种人,仔细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后便叫醒了身边的人。

陆文修给我解释他被下药了,而我表示理解。

那个时候的陆文修刚获得影帝,名气热度都是顶峰期,所以有人心怀不轨借机搞事很正常。

在这个圈子里,想借此方法上位的人不少,我只能说看多了就麻木了。

但我没想到的是,就你们一次,我就中标了。

我本想把孩子打掉的,但不知道陆文修怎么知道了孩子的事情。

然后他找到我,说结婚,孩子留下。

我思考了一会,和经纪人商量一下后便决定听陆文修的话。

哎,没办法,人太怂,又没实力,只能任人摆布。

于是,我和陆文修隐婚了,到现在也两年多了。

游戏开始前要分组。

常驻嘉宾有五个人,加上我们四个飞行嘉宾一共九个人。

九个人中三个女生,于是导演让我们三个人抽签决定自己的队伍。

我抽中了红队,林漾漾抽中了黄队,常驻嘉宾中的宋雯君抽中了黄队。

而剩下的六个男嘉宾,通过游戏的方式选择自己喜欢的队伍。

六个人自由选择伙伴分三组,三组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彼此来回折返二十米,第一名拥有率先选择权。

而陆文修和江屿都是飞行嘉宾,两人很自然的成为了一组。

沈策言和萧拓两人关系比较好成为了一组,石绍元和郑安浩两人被成为了一组。

之所以说被迫,是因为有网友磕这两人的CP,所以两人正在避嫌。

现在又不得已成为一组,还要公主抱彼此,让两人很不高兴。

但没办法,现在有腐女的存在,这种组合CP的热度还是蛮高的,节目组也可能是故意搞事情。

随着导演的一声口哨,陆文修抱着江屿就冲了出去。

我知道陆文修很行,但没想到他抱着一个大男人还这么行。

但可惜,江屿体力有些拉胯,两人只得了第二。

第一毫无悬念的成为了石绍元和郑安浩一组,可能两人想快点结束,真的是拼了命的跑。

两人也毫无悬念的选择了宋雯君的蓝队。

陆文修和江衍组是第二名,在我的红队和林漾漾的黄队中二选一。

我看到林漾漾一脸期待的模样,就知道她心里想陆文修能选她。

弹幕也是如此,都是一个劲的让陆文修选林漾漾。

但可惜啊,陆文修只是扫了一眼林漾漾,便将目光放在了我身上,大声说道:“我们选红队。”

他的声音有点大,好像在高调宣布什么大事一样。

我愣了一下,众人也愣了一下。

只有林漾漾一脸不甘心,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

"等等,林漾漾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?她在瞪何优优吗?"

"我也看到了,好像何优优吃了她家锅底似的。"

粉丝立马帮她洗白:

"没有,漾漾有眼干症,可能是活动一下眼睛而已。"

"是的,漾漾才不会瞪人呢,她那么礼貌温柔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。"

4

游戏的最终场地在一家大型商场里,上下一共六层楼。

游戏取胜的方式有很多,每个组都要守护一个隐藏秘密。

这个秘密分给这个组后,要佩戴在三人中一人的身上。

如果是其他人被抓则被抓者淘汰,如果是秘密佩戴者被抓,则小组淘汰,隐藏秘密就会被对方组获得。

而三个组分别沦落充当执行者与被执行者,被执行者只能躲避,执行者要追击,只要扯下被执行者身上的尾巴,便可以成功淘汰对方。

同时,隐藏秘密佩戴者成功便不能脱离。

换句话,就是另外两个人要保护隐藏秘密佩戴者。

与此同时,被执行者在躲避执行者的过程中,还要寻找隐藏在商场角落里的拼图。

如果那组收集到了足够的拼图,成功拼出目的地的话,可以直接去目的地。

每组三十分钟,中间间隔休息十分钟。

任务时间不限,直到最后执行者成功淘汰所有被执行者,获取他们手中的拼图和隐藏秘密后便可获胜。

获胜组可以成功活的节目组最后的神秘大奖。

听完任务描述,我明白这是一场持久战。

三组轮回充当执行者的角色,在这个过程中,即使是隐藏秘密佩戴者也是可以主动出击的。

但出击过程中要是被其他组的人发现了他是佩戴者,那会不会后面被另外两组集中追击呢?

我刚想和陆文修江衍聊聊的时候,黄队的林漾漾及时开口:“导演,我没听懂,可以再详细解释一下吗?”

弹幕也开始帮腔:

"别说漾漾没懂了,我也没懂,这说的是啥啊。"

"楼上的+1,我也没懂游戏的规则是什么。"

"这么简单你们都不懂,语文考试应该没及格过吧?"

"漾漾听不懂,人家主动问了啊,你们至于说的那么难听吗?"

"我家漾漾是笨蛋美人,听不懂正常。"

"拉倒吧,什么笨蛋美人,就是故意刷存在感呢。"

然后弹幕就开始吵起来了,我瞥了眼弹幕无奈的摇头,心想他们可真是什么都能吵起来。

无奈之下,导演又解释了一遍游戏规则,说的更加口语化一些后问道:“这下你懂了吗?”

林漾漾笑着点头,“我懂了,谢谢导演。”

节目组给了十分钟,让我们三组自主选择去躲避的地方,十分钟后开始第一轮的执行者通知。

这十分钟内,直播是关闭的,关于我们躲藏的地方和隐藏秘密的分配是不能播的。

我们三人到了二楼后,陆文修问我:“隐藏秘密是不是在你身上?”

我点头应下,“对的,应该都是交给了每组的女生,但至于佩戴给谁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说罢,我沉思了几秒后又开口:“以我的了解,黄队的佩戴者应该是林漾漾,她不会把隐藏秘密交出去的,而蓝队的话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陆文修略显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眼神里明晃晃的写着你还挺了解林漾漾啊。

一边的江屿摸了摸脑袋问道:“我们三个都是新手菜鸟,不会被他们联手围攻吧?”

“有这个可能,但也不一定,就看那一组是率先成为执行者了,如果是我们这组,那他们两组有很大的可能会联手,但如果不是我们这组,联手几率不大。”

我继续分析,说着我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的扫了一圈。

“我想把隐藏秘密给江屿吧,让他佩戴上,到时候你和江屿假装保护我,让他们集中目标对付我。”

“你想当肉盾?”陆文修开口打趣道。

我点头应下,“对的,其他组也会猜测咱们组谁是隐藏秘密佩戴者,我想我应该是首先被怀疑的目标,其次是你。”

“与其被他们怀疑,还不如将计就计,咱两都不佩戴,让江屿佩戴就好。”

“可以,我觉得行,”江屿出声附和,转头对我说:“后面遇到执行者,我们就大喊让优优先跑,这样也可以让他们相信他们的猜测。”

陆文修思考了一下,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便答应了。

5

十分钟后,商场的广播里传出声音。

“第一组执行者是蓝队,第一组执行者是蓝队,第一组执行者是蓝队!”

重复了三遍后,游戏正式开始了。

每个人都有一个直播间,每组的直播间都是联线在一起的。

但直播间开启了屏蔽词,不能透露其他人的具体位置和楼层。

这也是保证游戏的公平性,只能靠执行者自己去找。

我们三个立马开始跑,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。

刚上四楼,就遇到了黄队。

林漾漾一看到陆文修,立马冲了过来。

“陆大哥,你能保护我吗?”

陆文修先是一愣,随后看了一眼,问道:“你的队员呢?”

这话正好被后面来的沈策言和萧拓听到,两人打招呼说道:“我们在这里。”

是个明眼人就能看出来两人不是很高兴,至于为什么不高兴,我就不得知了。

陆文修也很直接的拒绝:“不好意思,现在是游戏时间,你如果需要保护,可以找你的队员,我们组要保护的人是何优优。”

闻言,林漾漾又下意识的瞟了我一眼,然后朝着我走来。

“优优姐,我们两队一起走吧,怎么样?”

我微微蹙眉,从林漾漾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臂看向其他两人。

“你们想联手?”

沈策言和萧拓互相看了眼,无奈的摊开手耸了耸肩,解释道:“我们没有决定权,人家是队长。”

啊?

这么不客气的发言倒是让我有些惊讶。

我将目光投向陆文修和江屿,用眼神提问:你们觉得如何?

陆文修也看了眼江屿,便应了下来:“可以。”

一听这话,林漾漾又立马转头奔向了陆文修,摇晃着陆文修的手臂说道:“就知道陆大哥最好了。”

既然联手了,我们就要请三人一起联线。

于是,我们六个人的脸,就出现在一个手机屏幕上。

也是从网友的弹幕里,我才大概得知了黄队的情况。

原来林漾漾觉得自己是女的,身上又有隐藏秘密,所以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是队长,需要两个男人保护她。

还说什么如果不保护她,她就去找执行者,大家一起完蛋。

看到这样的弹幕,我其实是不愿意相信的,林漾漾虽然笨了点。

但不至于笨到这么程度吧,而且这是全程直播,她会直接说这么蠢的话吗?

可惜我低估了林漾漾的脑子,此刻的热搜以前炸了。

#林漾漾,她是队长她说了算#

#林漾漾直言不保护她就同归于尽#

#林漾漾游戏黑洞#

6

我从来没有想过三十分钟会有这么长,这三十分钟的我,全程提心吊胆。

或许是老天可怜我,我居然在躲避的过程中,发现了两块拼图,江屿也发现了一块。

黄队也发现了两块。

一共有十六块拼图,现在已经出现了五块。

眼看着三十分钟快到了,蓝队突然出现在前面。

很明显,他们也注意我们了,直接朝我们冲了过来。

我们六人转身就跑,我还不忘记给陆文修和江屿使眼色。

两人立马心领神会,大喊:“优优快跑,保护好自己。”

我嗯了声后,立马朝着一边跑去,和陆文修江屿两人分开混到了黄队中。

笑死,四个人有三个不是我们队的,不仅目标显眼,给我当炮灰的也多啊。

林漾漾问我:“你跟着我们队干嘛?”

“我们联手了啊,我为什么不能跟着你们组?”

林漾漾一噎,一句话也没说就跑了。

弹幕开始疯狂骂我:

"何优优真不要脸,不让自己的队员保护自己,跑到黄队让人家队伍给她当保镖。"

"就是,真的是太过分了。"

"哎哎哎,楼上你们看清楚,他们两队联手了,现在算一队。"

……

好在我们一群人跑得快,几个人都没事。

时间到了,我们停下转身看向后面的蓝队。

蓝队三人也是累的气喘吁吁的,指着我们摇头说道:“你们太能跑了。”

我微微勾唇,一句话也没说。

十分钟后就会轮转,下一组的执行者不是黄队就是红队。

到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,我现在彼此撤离。

很明显,林漾漾也明白这个道理,快速和我拉开了距离。

我笑了笑,解释道:“别紧张,时间还没到呢,我先撤了,一会见。”

说完我便走了。

短暂的联手结束后,我们两队的直播连线也断开了。

我在四楼的西边找到了陆文修和江屿,看到我安全出现,两人才松了口气。

陆文修走过来一把抱住我,轻声道: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被淘汰了。”

“没事,如果我被淘汰了,会有广播通知的,游戏也会被暂停。”

我笑着解释,却没注意到此刻的弹幕已经炸了:

"我靠,陆文修抱何优优了,他的语气好宠溺啊。"

"是啊是啊,莫名有点好磕是怎么回事。"

"楼上的你别太离谱,陆文修只是关心队员而已。"

"切,你眼睛要是没用就捐了吧,我粉了陆文修好几年了,从来没有见他这么紧张过,八成是有猫腻。"

而我面对陆文修的突然拥抱,也是下意识的一愣。

咳咳!

一边的江屿轻声咳嗽了两声,这才给我们两个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陆文修随即一把揽住江屿,拉着他到中间,说道:“你也一样,我们三个,都不能被淘汰。”

江屿嘿嘿一笑,应了下来。

弹幕又开始磕了起来:

"真的是长得好看,和谁都能搭一对,妈妈,我想磕他们。"

"楼上的+1,好看的人在一起,就是赏心悦目。"

"+1008611"

7

十分钟后,第二次的执行者是黄队。

既然不是我们组,我们就继续躲避,一边躲一边找拼图。

我们去了三楼,在三楼的一家咖啡店里找了一块拼图。

正高兴的时候,听到了门外的声音。

“这里有人!”

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萧拓的,那说明黄队的人都在三楼了。

听到动静,我们三人拔腿就跑。

从员工通道出去后,我们直接下了二楼。

刚到楼梯口,就被沈策言堵住了去路。

“我敲,他们居然是分开的?”

江衍没忍住叫出声。

这一下我们三个直接被堵住这里。

陆文修好像想到了什么,拉着我的手将往二楼冲。

他死命的把我护在身后,好像是真的是那个隐藏秘密佩戴者似的。

林漾漾一边下楼一边大喊:“扯何优优的尾巴。”

但陆文修直接把我抱在怀里,尾巴直接被他夹在我和他的中间。

这样做,直接先扯掉陆文修的尾巴让他淘汰才能碰到我。

此刻的弹幕又爆发出一阵赞叹:

"哇,陆文修好man啊,真的是好有安全感。"

"老公,你别抱那个绿茶,你来抱我啊,怎么抱都可以。"

"楼上的,你魔怔了吧?但说真的,陆文修可以抱我,我也愿意魔怔。"

后面还跟了几个斯哈斯哈色色的表情。

三人眼看扯不到我的尾巴,萧拓无奈之下就扯掉了陆文修的尾巴。

同时,广播里传来声音:“陆文修,淘汰!陆文修!淘汰,陆文修,淘汰!”

陆文修一把将我退出人群,喊道:“跑!”

我明白他的意思,头也不回的往前跑。

一群人还没反应过来,我已经跑到了十几米开外了。

所有人包括弹幕都是懵的:

"还能这样操作?"

"真不明白陆文修为什么要救何优优,你看她跑的多开心,连头都没回一下。"

"就是,与其就这么没有良心的家伙,还不如自己跑呢,毕竟陆文修比何优优有实力。"

"弹幕戾气怎么这么重,说不定隐藏秘密在何优优身上呢,要是不保护她,那全队都要挂。"

因为陆文修的舍生取义,我和江衍保住了。

我们两个躲了起来,等着执行时间结束。

“抱歉,我应该去帮你们。”

面对江衍的道歉,我我微微一笑解释道:“没办法,这是不得已的。”

陆文修拼死保护我,给外界传递的信息是我身上有隐藏秘密,所以后面他们会集中对付我,可以保证江屿的安全。

牺牲陆文修保护我,至少能把火力吸引到我身上的同时,又给江屿多一层保护。

我们两个躲到了一个小型的儿童游乐区。

看了眼时间,发现还有三分钟执行时间就结束了。

“坚持一下,还有三分钟。”

江屿嗯了声,我们就躲在海洋球里待了三分钟。

听到广播的那一瞬间,我们两才同时松了口气。

8

刚准备出去,我就发现了不远的交流有个摄像机。

“等等!”

江屿回头看向我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我没说话,径直走到那个摄像机,以自己的视角覆盖摄像机的视角后,我发现摄像机拍的不远处的一个滑梯。

我径直爬上滑梯,江屿追问:“你要玩这个吗?”

“不是!”

我一边回答一边在滑梯上巡视,最后在滑梯底部发现了一块拼图。

“我找这个!”

看到我手里的拼图后,江屿眼睛亮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拼图。”

我挑眉示意不远处的摄像机,江屿瞬间明白了。

他轻笑一声,“看来我们之前靠运气拿到的几块拼图应该都有摄像机盯着,既然如此……”

我接过话茬,“既然如此,我们只需要在商场里找有摄像机的地方就好了。”

“那黄队手里还有两块拼图呢,蓝队有没有也不知道。”

我微微微蹙沉思了一会,回答:“你找拼图,我去抓人。”

江屿一愣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道:“你一个人行吗?”

“怎么不行?他们只能躲我和防守,我虽然追不上,但是可以偷袭啊,尤其是黄队。”

一想到黄队那几个家伙,我就来气。

虽然这是游戏,但就是莫名的有些生气。

想要彻底解决黄队,只需要拿下林漾漾就好了。

江屿看我如此执着,只能答应我的提议。

想了想,我又建议道:“这样吧,一会轮到我们执行的时候,你就大喊,一边喊他们的名字问他们在哪里,一边找拼图,我会躲在暗处观察。”

“这样不是暴露我的位置了吗?”江屿问道。

我点头:“对,就是要暴露你的位置,给他们制造紧张感,他们要么会跟在你身后,要么就躲的远远的。”

江屿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直接答应了。

广播再次响起,轮到我们红队执行了。

我直接和江屿分开,直接上楼六楼。

我站在六楼的栏杆边,发现江屿上了四楼,蓝队在三楼,黄队在二楼。

既然还有时间,我快速的搜了一遍六楼的情况。

摄影机很显眼,只要不是藏的特别隐匿,就能看到。

果不其然,我在六楼又找到了两块。

加上之前的拼图数量,我们红队手里有六块了。

下楼前,我又观察了一下才发现,这个商场呈现“回”字型。

这样的话,我只要站在六楼任意边缘的位置,就能看到任何一个楼层的另外三面。

转了一圈后,我确定了另外两队的位置。

此刻的蓝队在五楼,而且靠近边缘位置。

悄悄的下楼,准备先解决一个蓝队队员,如果运气好能抓到隐藏秘密的佩戴者,就能将蓝队彻底解决。

我刚准备伺机而动,宋雯君就发现了我。

我一个箭步冲了出去,她的快跑刚喊出口,郑安浩的尾巴就被我扯掉了。

可惜,他不是隐藏秘密的佩戴者。

郑安浩眼巴巴的看着我,一脸委屈的说道:“姐姐,你偷袭我。”

我尴尬的错开视线,回答:“没办法,兵不厌诈吗。”

弹幕又开始骂我:

"这个何优优怎么这么恶毒,尽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。"

"对啊,玩个游戏还搞偷袭,真不要脸。"

"哎哎哎,楼上的两位,你们至于吗,规则里也没说不能偷袭啊,而且前几期也有其他嘉宾偷袭取胜的,怎么到了何优优这里就这么双标了。"

"你只说一条多少钱,有钱大家一起赚。"

……

广播里传来郑安浩被淘汰的通知,现在只有黄队还是三个人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郑安浩被淘汰以后,黄队好像消失了似的,压根找不到。

眼看着时间快到了,我只能去找江屿。

江屿找到了两块拼图,加上我手里的一个八块。

9

开始第二个轮回后,蓝队再次成为执行者。

这次时间被压缩,每组只有二十分钟的执行时间。

我和江屿一边苟活一边偷偷摸摸的找拼图,但只找到了一块。

不过好在蓝队给力,淘汰了黄队的沈策言。

轮到黄队执行的时间后,我和江屿继续选择苟活。

现在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我猜剩下的拼图应该都在另外两队的手里。

正当我和江屿商量着怎么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,宋雯君被淘汰了。

从弹幕里才知道,宋雯君是被林漾漾偷袭淘汰的。

看来蓝队的隐藏秘密的佩戴者是石绍元。

现在蓝队也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轮到我们红队的时候,我再次上了六楼,让江屿出去吸引其他人。

果不其然,黄队躲在三楼的一家餐厅里。

我悄悄的下楼,和江屿说了情况后让他从正门去驱赶众人,我躲在后门坐等三人逃跑。

结果当然没让我失望,林漾漾是第一个逃跑的。

所以在她刚跑出后门的第一步,我就伸手彻掉她腰间的尾巴。

同时,广播里传来通知:“黄队全体淘汰!黄队全体淘汰!,黄队全体淘汰!”

三人愣了的站在原地,林漾漾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。

她吼道:“贱人,你居然敢偷袭扯我的尾巴?你怎么这么不要脸。”

看着林漾漾那副盛怒的模样,我笑着回答,“林老师,游戏而已,您至于这么生气吗,还说这么难听的话,是不是玩不起啊?”

林漾漾瞬间哑火,她刚才一直口快,忘了这是直播了。

此刻的她再次上了热搜:

#林漾漾骂人#

#林漾漾玩不起#

#林漾漾没素质#

很快,就要网友扒出林漾漾以前一些激烈的言论,甚至还有她上学时抽烟喝酒纹身霸凌同学的事情。

还有圈内人匿名爆料林漾漾有金主,抢别人资源的事情。

真是墙倒众人推。

只可惜,此刻我还看不到这些。

林漾漾连忙给我道歉,说什么自己一时口快,什么不是故意的之类的。

我笑着附和说没事,但很明显网友不答应。

弹幕里充斥着很多骂人的话,都是对林漾漾的各种语言攻击。

黄队所有人被带走去了休息室。

而我得到了黄队的隐藏秘密和三块拼图。

打开一看,才发生是一张复活卡。

原来我们每个组的隐藏秘密就是一种不同的特殊技能,黄队是就是持卡者可以复活一名牺牲的队友。

毫无疑问,我选择了陆文修。

陆文修再次回来的时候,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,他拍了拍江屿的肩,拍了拍我的头,说了句辛苦了。

现在我们队三个人都在,手里还有十二块拼图,蓝队却只剩下石绍元一个人了。

现在我们还有十分钟的执行时间,只要在十分钟内找到石绍元并且淘汰他,胜利就是我们红队的。

10

按照我们的计划,十分钟内,一人两层楼快速寻找石绍元的身影,谁找到了就大喊。

我负责三楼四楼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。

通过直播连线询问陆文修和江屿,也是一样的结果。

眼看没时间了,我问道:“你们还有哪里没有找吗?”

陆文修摇头,“我能找的地方都找了。”

江屿也开口附和:“对啊,我也是,我连厕所都找了。”

厕所?

瞬间想起厕所我没去过。

陆文修也连忙奔向五六楼的卫生间。

我对江屿说:“厕所我没进去,你快来看看。”

江屿连忙朝着三四楼奔来,我检查了两个女卫生间,他检查了两个男卫生间,都没人。

眼看着时间快结束了,陆文修那边还没有动静。

突然,广播里传来声音:“石绍元淘汰!石绍元淘汰!石绍元淘汰!”

我和江屿互相看了眼,明显应该是陆文修的杰作。

确实,陆文修在五楼的卫生间里找到了石绍元,直接把他堵在卫生间拿下了他。

而距离结束,只有七秒钟。

游戏结束,我们队拿到了蓝队的四块拼图和时间暂停的技能,但很显然现在这个技能没什么用了。

拼图成功后,我们拿去任务目的地。

我们三个到的时候,其他人都已经在等我们了。

我看了眼众人发现林漾漾居然不在,但我也没多问什么。

而最后的神秘大奖就是三块十克由24k纯金打造的节目组的标志,一个勇敢向前冲的小人。

节目组导演把礼物送给我们后,又问道:“很开心各位能来参加我们的节目,最后我想问问几位在游戏中的体验。”

江屿是第一个发言的,说了一堆官方感谢的话便结束了。

我看了眼台上,林漾漾还没出现,便接过话筒说道:“很开心能和各位完成一场激动又刺激的游戏。”

“说真的,在游戏开始之前,我还担心自己太笨会拖后腿,好在我的队友很给力。”

“就像陆老师,看着一副我不熟,很高冷生人勿进的模样,但他很勇敢,保护我……”

我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身边的人打断了。

“你说我们不熟?我们不熟怎么连娃都有了?”

陆文修的话通过话筒传进我的耳朵,那一瞬间我彻底懵了。

而此刻的直奔弹幕也炸了:

"什么情况?陆文修的话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?"

"是的,他的意思是他和何优优有孩子。"

"那意思是说他前两天爆出他当爸了,孩子妈就是何优优咯?"

"楼上真聪明,给你点赞!"

而此刻我和陆文修有娃的热搜也爆了。

陆文修当着千万网友的面说道:“正好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,我当爸爸了,孩子妈就是我身边这位。”

节目组也嗅到了热度,导演立马问道:“恭喜恭喜啊,所以两位现在是……”

这是变相的问我和陆文修的关系。

陆文修微微勾唇,淡淡的吐出六个字:“结婚了,是夫妻!”

我甚至看到因为这句话,导演眼里冒出热度来而的金光。

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陆文修拉过我的手,一把将我拽住怀里,轻轻的吻上我的唇。

一吻即离后,我瞬间红了脸。

陆文修宠溺的说道:“我就是为你来的!”

这句话好像在打林漾漾的和乱磕CP粉的脸。

毕竟早上的时候,林漾漾的团队还搞他们的一对的热搜呢。

在场的众人纷纷为我和陆文修的感情鼓掌松上祝福。

直到节目彻底结束,我都没缓过神来。

也是节目结束后,我才知道林漾漾彻底塌房里,她之前做的那些丑事都被人曝了出来。

粉丝们纷纷脱粉回踩,搞的她的所有代言和后期的项目都黄了,听说连她的经纪公司都借此和她解约,要求她赔偿呢。

但这些都和我没关系,我现在要做的,是要回家看我的乖崽和老公了。

番外(陆文修视角)

说真的,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和她在一起。

但因为那次的露水情缘后,让我不得不去了解她。

我在网上找了找她的信息,发现大家对她的评价很极端,这让我对她多少有些偏见。

但后面仔细想想,我为什么要从别人的口中,别人的偏见中去了解一个人呢。

所以我一直派人暗中观察她的情况,想了解一下,也是防患于未然。

但我没想到,就那么一次,她就怀孕了。

在她准备打掉孩子的时候,我及时出现阻止了她,并和她提出了结婚。

我以为她会爽快的答应,但她犹豫了半天说:“如果你不喜欢我,我可以把这个孩子打掉,而我保证不会对外面泄露任何消息,你我都是艺人,我明白这件事的严重程度,不会碰瓷你的。”

听到这话,我倒是有些哑然。

那一瞬间,我想与其接受家族联姻,还不如自己选一个听话能接受的。

我和她短暂的交流了一下,说了自己是认真的想法后,她答应了。

我本以为我们会过的很平淡,但在结婚后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她。

我会下意识去想她在做什么,她今天吃了什么,她那些古灵精怪的想法和行为等等……

我好像慢慢的意识自己喜欢上她了。

在这个圈子里我见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,却没想到在这里脏的地方还能找到这么特别的人。

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我妹妹,我妹妹轻笑一声,说道:“哥,你是真的爱上她了,你就没听过一个词吗?”

“什么?”我问她。

她说:“先婚后爱!”

我愣了一下,心想是啊,我和她不就是先婚后爱嘛。

所以在她生下孩子后,我快速官宣了自己当爸的消息。

看她上综艺,我不放心也跟了去。

虽然她没说一句爱我,但我能感受到她不抵触我。

只要不抵触我,我就有机会拿下她。

何优优,你等着吧,迟早有一天,我会让你死心塌地的爱上我。

然后真心实意的叫我一声:老公!

(完)上海物银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